在线亚洲

港影:顶层演技派的傲慢

发布日期:2022-09-19 04:24    点击次数:168

「在文字中证道。——唐泪」

演技为何物?

很多人其实并不明白。

演技的层级如何划分,这也是一个莫衷一是的问题。

所以“双梁”之争从无结果,周润发被很多人认为没有演技,也有“四大天王中张学友演技第一”的口号,张家辉与吴镇宇的拥趸谁也不服谁,郭富城的拥趸更直接不敢出声。

其实作品就是标准。

演技问题看起来很复杂。

但其实有标准可循。

首先是表演的自然度,这是大多数演员入行时需要跨越的一道门槛,只有极少数例外,比如张学友在这方面就没有任何障碍。

但这只是基础的标准,恰如小学一年级的知识,先懂得一二三、ABC,以及一加一的答案。

随着熟练度的提高,会介入越来越多的复杂表达,慢慢做到演谁像谁,更进一步是演谁是谁,再到力场的形成和表演的分层次,及至贴合电影意蕴的创造性演出,甚至以一己之力,令电影生出意料之外的变化,凡此种种,就是演技的层级。

其中力场和层次这两条,会卡住很多人,它牵涉到演员的信心形成和技法的细致打磨。

在这个层级之上来观察,或能包括周润发、周星驰、张国荣、梁朝伟、梁家辉、郭富城、刘青云、吴镇宇和张家辉、林家栋等人。

但更上一层,论及创造力和升华电影的能力,则首推梁朝伟和郭富城。

皆有作品为证。

各自拿出两部作品即可。

梁朝伟有《无间道》和《色·戒》,郭富城则有《最爱》和《无双》。

很巧合,电影类型分布得非常均匀。

《无间道》与《无双》是港式商业电影的巅峰,《色·戒》与《最爱》则是华语文艺类型电影的标杆。

而分别操于梁朝伟和郭富城之手,却并非偶然。

《无间道》是旧式香港警匪电影的集大成者,《无双》则是跳脱华语电影叙事框架的超常规之作,《色·戒》洞察与刻画了复杂的人性及其变数,而《最爱》则以既定的命运、隔阂与爱意令人动容。

作品极难复现。

导演刘伟强说,「《无间道》其实是一部很商业化的电影。商业电影很难拿奖,然后不知道为什么,《无间道》就有很多奖拿。」

其实《无间道》的题材并不新鲜,1981年就有一部《边缘人》,1991年有《辣手神探》、1994年有《新边缘人》,都是以卧底为主线故事的电影,而《无间道》甚至借用了《辣手神探》的桥段。

《无间道》出新的地方,是双向卧底的设计。

也就如麦兆辉所言,最初的灵感来自吴宇森执导的《变脸》,黑白之间、正邪难测,而添加反向卧底这条线,则是刘伟强的手笔。

而这部电影真正成功的地方,是请来了梁朝伟。

其他演员当然也都是当年香港影坛的俊杰,将各自的剧情部分都完成得很好,但梁朝伟以一个混杂着悲愤、无助、茫然和绝望的眼神,最终令电影的主题磅礴。

坦白说,如果没有这个眼神,电影只能夸一句“桥段还不错”,至多也就是在历史基础上,更有新意。

所以抛开对演员的喜好因素,梁朝伟也居功至伟。

这就是好演员遇上好剧本的光芒。

而《无双》实际上比庄文强的表述还要复杂许多。

他说,「一开始想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是想比较年轻的,到剧本最后完成的时候,我发现这个角色关于演技上面,需要的技术是比较复杂的。」

其实岂止是“比较”复杂,关于李问这个角色,「卑微、自怜、善良、狠辣、自傲、不羁和悍勇、瑟缩、自大、没心没肺、可恨、奸诈」,词汇列表还可以延展,而从来没见过哪个角色,需要用这么多关键词去形容。

不同时段的时光、复杂的心绪和戏中戏,种种不同面目的人物形态,就在郭富城的肢体语言、微表情与眼神间,随着剧情的流转次第而出。

至少就华语电影来讲,这个剧本的创意、构思和表现都是前无古人的。

郭富城的表演也是。

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演员,驾驭过这么多元、复杂和善变的角色,看到最后,很多人甚至分不清哪一个是现实中的李问,哪一个是虚幻中的李问,何时作假,何时为真。

此外,庄文强的剧本是至简模式,大量的剧情都需要演员以自己的表演去填补。

比如经典的“烧画”剧情,寥寥两句对白,就延展出一分多钟的经典表演,人物心绪的百转千回,斩断前缘转而变成一个陌生人,郭富城在此处,恣意绽放光芒,化虚假为现实,为电影赋予了一层厚重的色彩,令观众恍惚间随之落寞。

庄文强很有眼力,郭富城也真有实力。

这是好导演、好演员与好剧本间的互不辜负。

《色·戒》与《最爱》,则更是没有人可以挑战的存在。

若论易先生这个角色,在细节的揣摩和表现上,梁家辉其实是可以胜任的。

众所周知,作为千面影帝和技法派的代表性人物,梁家辉向来非常重视角色的细节,从眼神、面部表情到肢体语言的处理,皆会做足功课。

但他唯独有一个地方会有欠缺,即眼神中内蕴的情绪。

梁朝伟的眼睛确实会说话,侵略、隐藏、失望或者勃发、狠厉,皆在一瞥一敛间尽诉。

再看赵得意这个角色,做一个内地偏远地区的农民,其实也有不少香港演员并不忌惮,比如刘德华就在《失孤》中体验了一把农民角色,甚至连指甲的打磨都没放过,确实很费心思。

所以仅就农民角色来讲,并没有绝对的难度,至少外形的贴近和坐卧行止,很多演员都尽可尝试。

但片末一场层次明晰的情感大戏,就非郭富城莫属了。

连续八个镜头的反打,一镜一层的情绪深入,直至痛不可抑、潸然泪下,这种渐进的功力,就实在是叹为观止。

很多时候。

接受采访的郭富城都会说,接到十来个剧本,正在挑选。

而推掉剧本更是他的日常。

梁朝伟跟前,也从来都是剧本“如山”。

能如斯“挑选”剧本的底气。

或就是一场,来自顶层演技派的傲慢。

发布于:四川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热点资讯
相关资讯


Powered by 在线亚洲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